中国65篇数学论文涉嫌批量造假 3名院长级人物牵涉其中-武汉新闻网报道

“抄袭本身就是很严重的学术问题,数学圈抄袭也不是今天才有,并不稀奇。”丘成桐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此前曾多次公开表示,学术作假对于中国学术界进步是很大的阻碍,数学界的道德不好,学问也很难做好,科学界对造假不该姑息纵容。

6月15日,德国独立科学记者列昂尼德·施耐德在其主办的科学新闻网站For BetterScience上发布了我国数学范畴涉嫌论文批量造假的报导。

经过施耐德与另两位学术打假人的整理,现在共有65篇论文涉嫌造假,77位署名作者别离来自我国44所高校,其间既包含吉林大学、湖南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等“985”“211”院校,也有衢州工作技术学院等高职院校,还有一位作者来自湖南高速铁路工作技术学院铁道建筑系。

近年来国内多个学术范畴被曝出论文造假,但数学研讨因简单被同行检验,一度被视为不太可能造假的学科。这次涉嫌批量造假的数学论文存在很多重复抄袭、假造同行评议、虚拟论文作者等问题,现在已有21篇被撤稿。

“有人说数学圈纯洁,但其实抄袭的现象也一向存在,不是今日才有的,国内国外都有,不高明的人照单全收、整段抄袭,很简单被抓出来,手段高的把他人的主意拿来放进自己的文章,但专家一看就知道,这是抄袭的。”菲尔兹奖得主、哈佛大学终身教授丘成桐在承受《我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剖析说。

3名院长级人物牵涉其间

在这些问题论文中,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计算与大数据学院讲师闫振海是最早被撤稿的作者之一。本年2月4日,数学期刊《差分方程进展》公布音讯,撤回闫振海2015年在该杂志上宣布的一篇论文,理由是与别的两篇文章呈现“显着的内容堆叠”,且一名外国通讯Beatriz Ychussie身份无法核实,论文中Beatriz所属的丹麦罗斯基勒大学表明“查无此人”。也就是说,这个名叫Beatriz的作者实为假造,并不存在。

在65篇涉嫌造假的论文目录(下文简称“目录”)中,“河南财经政法大学”频繁呈现,共有15篇文章、9名作者,涉及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计算与大数据学院、会计学院等4个学院。

《我国新闻周刊》记者致电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术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人员表明,校园已经在6月中旬的会议上内部通报了闫振海撤稿一事查询定论和处理决议,暂不对外揭露。关于近期多位撤稿文章作者来自该校一事,这位工作人员表明,校园也是近两天才接到线索,现在正在开展查询。

撤稿论文作者中还有3名高校学院院长级人物,别离为哈尔滨工程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副院长孙建国、动力与动力工程学院副院长路勇、及河南大学商学院副院长李志强。

其间,孙建国的姓名在目录中呈现了7次,其间两篇论文已被撤稿。其间一篇于2017年宣布在杂志《Boundary Value Problems》上的论文在本年1月被撤稿,主编撤稿意见显现,这篇文章与多篇其他作者的论文有堆叠、有假造同行评议的证据,且作者没有对这些疑问进行任何回复。这篇文章讨论了《调和函数的边界积分特性在最小调和优化上的一个新应用》,通讯作者薛高英(音译)来自浙江台州学院机械工程学院。

另一篇在本年4月被撤稿的文章,是孙建国与贵州工作技术学院科研处李伟(音译)等人一起编撰的关于“薛定谔方程”的研讨,除“抄袭”“假造同行评议”这两个老问题,还假造了第三作者。该论文道谢部分提到,文中涉及到的一个理论由第三作者在挪威科技大学做访问学者时证明,但挪威科技大学表明“这位学者从未参加”。

在我国知网检索“孙建国”“哈尔滨工程大学”两个关键词,检索出的62篇文章中均未呈现前述两位合著作者薛高英与李伟的姓名。此外,知网中虽然没有孙建国与同校动力与动力工程学院副院长路勇合写的中文论文,二人却有3篇合著的英文文章呈现在涉嫌抄袭的论文目录中,现在暂未被撤稿。《我国新闻周刊》记者就此事屡次致电哈尔滨工程大学教育督导委员会、监察处和宣传部新闻中心,均未得到回应。

孙建国的7篇涉嫌造假论文中,其间一篇的合著作者何秉航来自吉林大学数学学院,这是牵涉组织中为数不多的一所985院校。据揭露资料显现,何秉航为吉林大学数学学院2013年硕士研讨生。

此外,河南大学商学院副院长李志强的3篇涉嫌抄袭文章均被撤稿,相同存在假造同行评议的问题,并且在其间一篇文章中相同呈现了虚拟的外国作者Beatriz Ychussie。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假造外国作者,或许是一些大学鼓舞作者有海外关系吧,这是我仅有能想到的原因。”丘成桐剖析说。

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陈永高也对“虚拟国外作者”表明不解。“我审稿时从来不在乎作者姓名与国籍,只看数学内容是否值得宣布,我认为正规杂志的编委也不会介意作者的国籍。”陈永高说,上述杂志的影响因子在1.1~1.6之间,根本在应用数学范畴,期刊水平并不差,编委会要对审稿不严负责任。

低水平造假

65篇问题论文的造假套路有迹可循。学术打假人之一Smut Clyde揭露表明,早期几篇问题论文有一起的抄袭“资料”,即2012年~2013年的几篇正常宣布、不存在造假的论文。这些造假者经过会集抄袭、引证正常论文,形成了至少6篇造假文章,这6篇造假文章又成为后续问题论文的抄袭资料。

早期被抄袭的正常论文主要有两篇,一篇是乔蕾与黄锦锦于2012年合著的英文论文《上半空间的狄利克雷问题》,另一篇是乔蕾、高志强、邓冠铁合作的英文文章。

乔蕾现在任教于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是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教授,于2010 年在北京师范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其导师正是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邓冠铁。经学术打假人重复检查,邓冠铁和乔蕾二人合作论文没有造假痕迹。但是,周口师范学院的黄锦锦在2012年与乔蕾合作上述正常论文后,连续宣布了两篇问题论文,涉嫌抄袭、虚拟作者,其间一篇已被出版社撤稿。

此外,目录中两篇涉嫌造假的论文,均有作者来自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且宣称获得了乔蕾掌管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赞助。记者就此事向乔蕾发送邮件求证,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我不知道自己的论文被他人抄袭了,也不知道后面那些造假的事。我是乔蕾的导师,但他和他人合作宣布文章的事我不清楚。”邓冠铁在电话中回应《我国新闻周刊》说。

对比目录中的文章,会发现一篇文章的大段内容被直接“复制粘贴”到另一篇文章中,即便是求证不同问题,其计算过程也简直完全一致,有的文章之间甚至连过错都一样。2014年一篇问题文论写错了其间一篇参考文献的作者姓名,这一过错又被复制到了2017年宣布的5篇问题论文中。

这65篇问题论文,后宣布的抄袭先宣布的文章,还完结了“内部消化”。例如目录中,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徐刚等人宣布的论文显现被引证5次,而引证该文的别的五篇文章也在“65篇”中,且都已经被撤稿。

一位不愿具名的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讨所博士解释说,数学范畴造假很难不被发现,与生化环材等学科不同,数学不需要很多重复试验,证明和计算过程就摆在那,公式造假即便能绕过评审,也会很快被同行发现,除非是一些极小众的、没人重视的问题。

此次论文批量造假事情,间隔最早宣布的问题论文已过去七年,且多一半都是研讨薛定谔及其相关问题,并不冷门。陈永高剖析说:“显着过错的论文被引证,应该不是真正专家引证,是低层次的作者引证。重要结果有问题一定会有人指出的,如果是可有可无的文章,便没有多少人介意。”

实际上,这并不是国内数学圈第一次被曝光存在抄袭现象。本年4月,《自然》旗下《科学陈述》杂志在其官方网站刊发声明,正式撤回江苏大学理学院教授戴美凤团队的一篇论文,因其很多抄袭了匈牙利布达佩斯技术经济大学本科生Roland Molontay于2013年完结的本科毕业论文,且没有注明出处。

“抄袭本身就是很严重的学术问题,数学圈抄袭也不是今日才有,并不稀奇。”丘成桐对《我国新闻周刊》说。他此前曾屡次揭露表明,学术作假关于我国学术界进步是很大的阻止,数学界的道德欠好,学识也很难做好,科学界对造假不该姑息怂恿。



标签云